新老成昆线见证世纪变迁 中铁建续写基建新奇迹

文章正文
2021-06-24 02:34

这是一条起于四川省成都市,止于云南省昆明市,全长1100公里,沿线山势陡峭、奇峰耸立、深涧密布、沟壑纵横,藏在崇山峻岭中的铁路。

这是一条五十多年前中国人民用卓越才智和辛劳汗水铸就的英雄铁路,30多万筑路大军艰苦奋斗,牺牲2000余人,打通连接川滇两省的钢铁大动脉。

成昆铁路轸溪车站正在行驶的列车。人民网 许维娜摄

它是被人们称为“人类征服自然奇迹”的成昆铁路(也称“老成昆线”),作为西南地区乃至全国重要的铁路干线组成部分,成昆铁路至今已运行了半个多世纪,为国家建设、民族团结、脱贫攻坚发挥了巨大作用。

从“为有牺牲多壮志,敢教日月换新天”,到“坚守实干、创新争先”,目前,采用全新设计理念、施工技术、机械设备的成昆铁路复线(也称“新成昆线”)正在加紧施工,预计2023年建成开通。

新老成昆铁路不仅见证了西南建设和民族融合发展,更发挥着交通骨干、经济命脉的作用,成昆精神也在这里悄然孕育,在一代又一代成昆铁路人中接力传承,光芒依旧。

成昆忠魂今犹在

“一站一碑”坚守筑路人情怀

在祖国西南边陲的大山深处,金色的阳光洒在流淌的大渡河上,两岸的青山依然葱郁茂盛,飞驰的绿皮车又一次穿过隧道,一路向前。

位于四川省乐山市境内的轸溪火车站,是成昆线上一座不起眼的五等小站,但就是这座小小的车站,承载着一段厚重的成昆精神。

看着火车从远处开近,又目送火车轰隆隆开向远方。咫尺之地,在轸溪站工作30余年的安保员袁庆祥总是在其间来来回回。从小就生活在这里的他,对这里的一草一木都很熟悉。

成昆铁路轸溪车站。人民网 许维娜摄

曾经,人们的出行对轸溪车站有着一种强烈的依赖感。袁庆祥介绍,成昆铁路全线贯通以来,货物运输更加畅通,各方面的条件都改善了很多,生活也越来越舒适。

他感慨地说:“让我们这个曾经与世隔绝的村寨,大人、小孩儿都能坐着火车去看看大城市的繁华,而且还可以把我们的农特产带出大山。”

历史长河不断向前奔流,对这里的职工来说,坚守是一种常态。在站点正前方,有一棵富有意义的桂花树,有着悠久历史和传承性,这是轸溪车站第一任站长董云亲手栽种下的。

“当年的小树苗已长成了大树,车站站长也已更换至12届,始终坚守在自己的岗位上,默默奉献,尽职尽责。”袁庆祥回忆往事,侃侃而谈。

根深蒂固的桂花树,不仅是成昆岁月的见证,也见证了无数把青春托付给绿皮火车的成昆铁路人。“沙马拉达”在彝语中意为“开满杜鹃花的山谷”,半个世纪以前,在“沙马拉达”险峻的山谷中,建设者们风枪钻爆、肩挑背扛,有136名建设者为此献出了青春和热血,长眠在铁路沿线。

一座烈士陵园,一段不朽的记忆。在成昆铁路沿线分布的22座铁道兵烈士陵园中,四川省境内共有17座,英烈的忠魂日夜守护着成昆铁路,每一座陵园都留下了一段让人难以忘怀的历史和故事。

轸溪站站台一侧立有一座烈士纪念碑,该纪念碑高10米,整个场地占地100平方米,是成昆铁路全线唯一一座为个人修建的纪念碑。袁庆祥提到,轸溪的烈士陵园是他很熟悉的地方,其中铁道兵徐文科烈士的事迹尤为感人,也深深地影响了他。

徐文科所在连队担任的建设任务是成昆铁路大桥湾隧道,建设任务困难大、危情多,面对这样的挑战,他每次进隧道总是抢着最团难、最危险的工作去做。

1965年9月3日下年4点,徐文科正和战友们一起在隧道施工,突然严重的大塌方发生了。他和几个战士不幸被碎石和支撑木紧紧压住,在生与死的危急时刻,他对抢救自己的战友说:“别管我,快出去,我们的任务还没有宪成!”随后又一次大塌方来袭,徐文科献出了年仅23岁的生命。为了纪念他对成昆铁路的贡献,后人专门修建了徐文科烈士纪念碑。在对面的山坡上,还有70多名建设者牺牲在那里。

一句句口号、一张张照片、一段段故事……半个多世纪过去了,成昆铁路像一座记忆丰碑,承载着先烈们血与歌的故事,激励着中国铁路人初心永驻,砥砺前行。

四“战”成昆精神不朽

“一桥一隧”再创基建奇迹

跨过历史的长河,60多年后,成昆线盛名依旧。

自1958年开建至今,伴随成昆线一路前行的还有那么一群人,他们四“战”成昆线,致力于成昆线的修筑及病害整治。如今,他们仍然奋战在这条战线上,在历史的长河中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中铁十二局。

近年来,随着四川社会经济的迅速发展,特别是400万吨攀钢西昌钒钛基地项目的建设和独特旅游资源的开发,铁路运力已远远不能满足攀西地区客、货运输的需要,未来更有可能严重影响和制约四川成都、攀枝花等地经济发展,因此,建设成昆铁路复线势在必行。

同时,成昆铁路所经地区地质条件恶劣,滑坡、泥石流等地质灾害时有发生。一旦发生灾害或事故,成昆铁路沿线客货运将陷入瘫痪。而成昆铁路复线的建设将使这一状况得到根本改变。

据了解,新成昆线北起四川省成都市,南至云南省昆明市,全长约850公里,是“一带一路”建设中连接南亚东南亚国际贸易口岸的重要通道。全线采取分段施工的方式进行改造,目前仅剩四川境内的峨米段未通车。

新成昆线将主要承担客运功能,兼顾货运,老成昆线将主要承担货运功能和短途客运功能。全线建成通车后,成都至昆明列车运行时间将由此前的20小时缩短至7小时,同时,将大幅提升西南地区铁路客货运输能力。

中铁十二局集团承建的成昆铁路复线峨米3标段线路全长29.241公里,位于四川省乐山市沙湾区、峨眉山市和峨边县境内,其中的重难点工程主要有毛坪大渡河双线特大桥和老鼻山隧道。

毛坪大渡河双线特大桥,地处峨边彝族自治县毛坪镇,横跨大渡河,全长622.1米,是全线集深水、高墩、大跨、邻线施工于一体的“咽喉工程”,也是新、老成昆铁路建设史上唯一一座“飞架”大渡河的巨龙。

一桥“飞架”大渡河,实属不易。中铁十二局集团成昆铁路复线峨米段三标常务副经理保国斌介绍,毛坪大渡河特大桥位于龚嘴电站库区,桥址区域常水位时水深约13米,深水基础施工对钢栈桥的功能要求很高,不仅要满足施工车辆通行,同时也要满足水域船舶通航。

为此,建设者在这里采用钢柱式结构搭设了一座宽6米、长500米、自重超过1500吨的多用途钢栈桥,可在5分钟之内实现大型货船通行和栈桥复原。

这一“原创”的提升式通航系统,在保障物料运输、增加作业面、满足通航要求的同时,解决了物料运输不畅和作业场地不足等问题。

水流湍急,架桥难度很大。“犹记得7、8月份,水流特别急,这给我们施工造成了很大的困扰,但也不能停工,要不然成本损耗较大。”保国斌坦言,2018年7月15日,这一天让他印象深刻,“因为发洪水,栈桥面临被冲毁的可能性,我们当时冒着生命危险对栈桥进行了加固。”

峨边县城群山围绕,大渡河穿城而过,老鼻山隧道就藏身山中,这座全长13579米,最大埋深710米的双线隧道,已于2020年6月安全贯通,成为峨米段首座贯通的10公里以上隧道。

老鼻山隧道检修施工即将完工。人民网 许维娜摄

中铁十二局集团成昆铁路复线峨米段三标技术负责人张亚介绍:“老鼻山隧道属特长高风险隧道,隧道全长13579米,为单洞双线型设计,隧道最大埋深710米,地质构造复杂,穿越多条断层带,潜伏有岩溶、岩爆、瓦斯等风险地带。”

“施工中所遇到的大型溶洞不仅横向贯通掌子面阻碍隧道施工,洞内还是一个十足的‘水帘洞’,建设者通过迂回导坑新辟工作面以及一个完整水文年的持续观测记录,掌握了大量环境数据,最终采用架设跨越拱桥的技术方案,成功“越过”溶洞区段。”张亚表示。

张亚还强调,新工艺、新材料的应用也是过去无法比拟的,现如今已在工装工艺上完全具备了应对不良地质挑战的能力,如湿喷机械手、自行式液压仰拱长栈桥、二衬液压台车等先进设备,为工程建设提供了保障。特别是自主研发的“二衬纵向连续灌注工艺”不仅大幅提高了实体质量,还彻底解决了防水板内侧脱空问题,成为又一个在全线推广使用的“原创”新工艺。

“一桥一隧”再传奇迹般的成就,新一代中铁建隧道人接过先辈的旗帜,栉风沐雨、砥砺前行。

历史性的巨大成就值得被铭记。有人说,成昆铁路的建成通车至少影响和改变了西南地区2000万人的命运,使那片“不毛之地”陡然进步了50年。新老成昆线的建设见证了半个多世纪的风雨沧桑、惊天巨变,见证了电气化铁路大改造,也见证了复兴号的一日千里,更见证了一代代铁路人的成长。

(责编:张文婷、杨迪)

分享让更多人看到

文章评论